当前位置:首页>>资讯动态>>海外生活>>正文内容

我在挪威做博士后的经历

2019年10月12日
来源:知识人网整理
阅读:
摘要:本人本硕博都是985高校的,10年秋天去了一所211学校,很不幸遇到了大家所说的变态老板。做了两年项目,一分钱没给我。申请项目时,连个博士都不让我加。后来听同事说,此人人品极差。当时特别后悔,觉得前途渺茫,每天都是黑暗的,经常唉生叹气的。后来,多亏我的一个好朋友鼓励我申请出国,就准备了博士后材料。再后来,就顺利通过Skype面试,认识了现在博士后老板,是一个和蔼的挪威人。

  本人本硕博都是985高校的,10年秋天去了一所211学校,很不幸遇到了大家所说的变态老板。做了两年项目,一分钱没给我。申请项目时,连个博士都不让我加。后来听同事说,此人人品极差。当时特别后悔,觉得前途渺茫,每天都是黑暗的,经常唉生叹气的。后来,多亏我的一个好朋友鼓励我申请出国,就准备了博士后材料。再后来,就顺利通过Skype面试,认识了现在博士后老板,是一个和蔼的挪威人。

我在挪威做博士后的经历

  今天终于有时间开始写一写我10个月不到的挪威博后生活了,下面,我就以时间为主线,简要地叙述我的经历。

  今天距离我收到挪威博士后的Offer过去了一年零21天。也就是说,从那时起,我的心已经完全脱离变态老板的束缚和压迫。在收到Offer的那天,我感觉就像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我,很温暖。一切就像做梦一样,但梦才刚刚开始.....

  由于下文要多次提到本专业的两大会议,我一概以年会A和年会B表述。其中,年会A是本专业欧洲最大会议,年会B是本专业全世界最大会议。年会B和年会A所处的协会分别有本专业排名第1和第2的顶级期刊,会员数大约在10万左右。每年参加年会A和B的人数大约为1万人左右。所有会议论文都要经过同行评议然后决定是否接收。因此,年会A和年会B在石油行业的影响力大家可想而知了。

  从收到博士后Offer后,我就通过email和博后导师联系。他告诉我未来要研究的问题,并且鼓励我在1月5日之前写一篇年会A会议论文。根据导师提出的问题,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写了一篇会议论文。他修改之后,让我以通讯作者投了出去。很顺利,在2013年的2月底论文被接受。同年的6月中旬,在导师项目资助下,我去了英国伦敦,并且做了报告。

  3月1日,我顺利到了挪威的小城。来之前,系里给订了一周的宾馆。利用这一周的时间,我从一个中国博士那里租到了房子。后来我们还成了很好的朋友,他帮了我很多忙。第一次去系里见导师时,我心情特别紧张,不清楚导师会不会像我过去的变态老板那样。敲门进去之后,第一眼就认出来了。还是Skype面试时那个和蔼的面孔。但他的办公室着实让我吓了一跳。屋内墙上贴满了他过去做过的Poster,还有各种award. 另外,桌子上堆满了用过的草纸,足足有一寸厚。简单的寒暄之后,导师就告诉我需要马上办的事情:去移民局办理暂住证,去税务局办理人口号,再有就是体检, 租房之类的。接着就带我去认识我们系里面的教授,以及去秘书那里填表,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…

  我用了一周的时间,总算把这些事情处理完,安顿下来了。接下来,就开始投入工作了。由于我在没来之前,已经在课题上做了一些工作, 并且在年会A会议论文的基础上,又有了新的idea。 因此,不需要导师告诉我一步步怎么做,我就开始继续往下做了。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,我又写了一篇年会B会议论文. 导师把我的论文给我们专业的一个大牛(导师的长期合作伙伴)看了。其实我做的工作,就是把大牛过去的工作向前推进了一步。经过导师和大牛两位的修改,一切都很顺利,6月份收到通知被接收了。

  投了年会B会议论文之后,时间就已经到了四月的中旬。每年这个时候,在系里要召开一个小型的meeting. 参加会议的人,除了我们组的教授和学生外,还有来自Sponsors(石油公司)的一些研究人员和代表,以及欧美一些大学的教授们。导师让我也做一个报告,就是把年会A会议要讲的东西在这里讲一遍。其实,当时我的英语很差,很担心听不懂别人的问题。导师鼓励我说,让我别紧张,把心放平,仔细听他们的问题。Meeting上做的报告还算顺利吧,总算是过关了(擦汗..). 补充一句,在这期间,收到了编辑的通知:我过去单独写的一篇论文被接受了,6月份可以给发样稿。

  从5月份开始,导师就让我把以前投年会A和年会B的会议论文改写成两篇大paper。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经过内容的扩充,写了一篇paper.。然后和导师多次讨论,修改之后投到我们专业top2的期刊了。期间,导师又把一个新的idea分享给我,让我去实现。

  时间到了6月中下旬,我去了英国London,参加了年会A。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参加我们专业顶级的国际会议。以前想都不敢想,变态老板是从来不会在我身上花一分钱的,呵呵。参加会议不能说学到了新idea, 但的确开阔了眼界,了解了全世界范围内,我们行业的最新进展。从London回来后的很长时间内,我还处在兴奋中...

  到了7月份,已经收到年会B会议论文被接收的消息。导师让我在这篇会议论文的基础上,继续做一些工作,写一个长篇paper. 整个7月都是在放假中,可是我哪敢倦怠。能在大专家手下工作,当然要尽最大可能学习,所以继续工作! 用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,论文终于写好了,在年会B举行前投到了专业top1期刊了。然而,在9月下旬,我的美国签证延期了,很遗憾错过了我们行业一年一度最大的盛会。后来,是导师在会议上替我做了报告。我只能期待明年能去上了。

  没去上年会B,我也只好继续工作了。前面提到的导师在五月份分享给我的idea, 我用了四个月的时间,克服了种种困难,推到了不下一百个公式,整个paper达到了惊人的四十页。然而,导师在美国参加年会B期间,通过和大牛们的交流,意识到他让我实现的idea里边有个致命的缺陷,就是我们的起始假设并不是最简形式。当他告诉我这个问题时,我觉得有种被雷击中的感觉。这意味着,我过去推导的公式里边,至少有3/4要全部砍掉,剩下的1/4也只是细枝末节。没办法,这就是失败,我只能接受。还好,经过前面4个多月在这方面的研究基础,我推公式快了很多。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,我就基本把2/3的公式推导出来了。继续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,我把最后1/3的公式也弄出来了。期间,导师要我根据过去投出去的两篇paper, 写一篇快速的paper,投到一个中档次的期刊。就这样,我一边推公式,一边编程,还一边写论文。花了两周的时间,把快速的paper总算投出去了。接下来,我继续编程写大paper。经历不断的犯错-改正,再犯错-再改正,终于写出来了一篇长达四十页,包含有差不多一百个公式,有二十多张图的大paper。导师在11月中旬去日本度假前,和我说:“这个论文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了。但是内容太复杂了。我的经验是要把它放一段时间。让我们吸收一些新鲜的空气,回过来继续做最后一轮的修改,然后再投出去"。我虽然心里很急,但想想导师还是有经验的。在他去日本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我仔细考虑接下来的工作,为14年的年会A和年会B做准备。补充一句,在导师去度假之前,我又写了两篇会议论文,是14年在北京举行的国际会议。

  时间到了十一月下旬,导师终于回来了。在他回来前大约四天,我投的top1期刊终于有消息了:paper被接收了,但三位匿名专家给了一些修改意见。经过和导师的讨论之后,我花了一周的时间弄好了修改稿。这时,年会A的在线投稿系统也已经开放了。经过和导师的讨论之后,我决定写三篇年会A会议论文。经过大约十五天的忙碌(差不多有十天都是在熬夜写论文), 期间和导师不断地讨论, 我终于写完了三篇会议论文。又花了三天的时间,仔细修改。今天,我把最终版发给了导师。他回复我说:他在周未要看一下。我很期待下周一能看到他的修改稿….

  在过去的一年中, 我写了5篇期刊论文,7篇会议论文。所有的论文都是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。我感觉自己这一年收获很多,能力提高很快。特别是写作能力。我能感觉到自己写论文的速度越来越快,导师做为我强有力的后盾给了我莫大的帮助。在每次讨论时,他都会鼓励我提出idea和大胆探索。我的原始粗糙的idea,通过和他讨论,立即就提高了一个档次。与此相对照的是,我从2010年进入某211高校一直到2013年末,整整两年半没有写过一篇论文。这是因为变态老板把最苦最累没有一点研究意义的活让我做,却不支持我申请项目,不支持我发表论文参加会议。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,虽然不能做自己想做的研究工作和发表论文,我却阅读了大量的文献,把基本功弄得很扎实。以至于出国后和导师讨论问题,几乎他所有的想法我都能立即理解并吸收,并且还能进一步扩展。

  后记:在这个挪威小城,尽管黑夜是那么的漫长,气候是那么的寒冷。可我却觉得自己似乎正走在绿草茵茵的小路上,阳光是那么的明媚,照在身上感到很温暖。